全文检索:
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讯员

 你现在的位置:华容县新闻网 >> 华容文化 >> 文化艺术 >> 内容阅读
方言——历史和文化的活化石
读王良庆先生非物质文化遗产整理成果《华容话》有感
  来源:华容新闻网  时间:2014-01-29 10:40:20   作者:张继成 字体: 【    】 

  在华容可称 “活化石”之名的,我想大概有两类。一是桃花山的千年银杏,堪称“中国植物活化石”。自发现后,这处在华容道上的独特风景,便成了这个省级森林公园的一大旅游亮点。

  而另一鲜为人知的“活化石”,恐怕要算是华容县文体广新局局长王良庆历经近20载收集、整理、研究而出版的新著《华容话》了。该书最近经多家媒体宣传推出后,也逐渐成为文化圈内一大独特亮点。不少人感叹,百姓日用而不知,想不到华容话竟有如此魅力。诚如作者对媒体所言:“华容话发音、用语土气古朴”、“不少用语生动、形象、有趣,张力较大,感染力较强”、“地域性较强,属于方言中的‘这一个’。”

  坦率地说,刚闻先生的《华容话》出版发行时,我是不以为然的。就像和许多华容人一样,对已司空见惯而熟视无睹的华容话,毫无新鲜之感,也无半点渴读之心。但出于文艺编辑的职业习惯,我还是“需要”了这本书。而先生似乎和我灵犀相通,在赠书时,特别在扉页中题明,“请继成兄弟翻翻并雅正”,我当时似有所悟。

  但出于编辑工作的需要,为了将《今日华容》副刊办得更加有品位,更有影响力,我也常常真将这本书拿来“翻翻”,原只希望能断章取义找到几篇适合我报纸版面需要的文章。但在搜罗之后,品读之下,我才渐入书中妙境。民俗文化的独特魅力,作者的匠心天工,勾起了我对儿时乡情俚俗的无限回忆。民俗文化汪洋恣肆的独特魅力,如一泓清泉,穿越时空的隧道,从亘古而遥远的先民那里源源而来。到此时,我才深深感叹,华容话的独特魅力,《华容话》的博大精深,原来也达到了文艺家们一直向往追求的那种极致妙境——人人心中皆有,个个笔下皆无。

  掩卷深思,感喟不已。我不得不以一种新的高度来重新审视自己的文化视角和文艺思维。华容话,《华容话》,抛砖引玉,先生在序中自谦的“砖”,虽然没有从我这块顽石里引来“玉”,但也勾起了我对人生阅历的许多尘封的记忆……

  20余年前,我刚入大学的那一天,曾欣喜地遇到了几名讲“华容话”的新生,与“老乡”相认时,才弄清对方是“湖北天门”人。我诧异了很久,天门和华容有数百里之遥,中间好几个鄂方言县市,“家乡话”如此雷同,难道纯属巧合?但当时学识浅薄的我,并未深究其中之奥妙。今天读到先生新作《华容话》时,才如醍醐灌顶,幡然醒悟,原来方言中竟也记载了古代先民的迁徙状况和古民族的地理分布。

  我提起了兴趣,细读之下,更是有不小的发现。书中丰富的资料,就像一部记录地方人文史料和民俗文化现像的百科全书。我才逐渐省悟到,原来方言研究绝非仅属语言学范畴,方言研究还能为文化史、民俗学、民族史、文献学、考古学等的研究提供很大帮助。正如著名语言学家吴积才先生所说的那样——通过方言中保留下来的一些像化石一样的词语,对当地文化发展史、经济史、交通史,以及人口迁移、民族融合等问题的研究都是颇有意义的。有的语言学家,利用方言考证了古代国名,考证了某些古文字。有的应用方言分布来印证古代移民状况。还有的通过历史地名和方言,发现古代某些民族的分布,从方言的角度,研究植物栽培史,为亚洲稻的历史提供线索。

  原来方言的研究并非我们所认为的那样——是一件意义不大的事,也绝非是在普通话日益推行和盛行的今天的一种“倒行逆施”。相反,抢救发掘方言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,更是一件迫在眉睫、势在必行的重要事情。

  阅读先生的鸿篇巨制,使我重新梳理并唤醒了记忆中那些沉睡的被忽视被遗忘的重要情节……

  记得有一位爱好传统文化的朋友,拿来佛教典籍中的某个问题商榷于我。自恃有些文字功底的我,却对佛教典籍中的“陀罗尼”语言,看得目瞪口呆。有些字完全是相见却不相识,这也就罢了。但让我惊疑的是,有些字,明明熟识,却又与现代汉语发音完全迥异。虽然我明白,佛经是从古印度梵语翻译过来,而译著者的方言语系,才是“陀罗尼”咒语的真正读音,但我犯难于古今及地域之间的语言变化现像,只得望典兴叹,知难而止。

  到今天捧读先生之作后,才算真正有所颖悟。研究方言可以追溯古代汉语语音,修正古籍,对释读经典具有重要作用。方言中有很多保存着古老汉语的成分,研究方言从某个角度就是在保护汉语的多元性及其历史的连贯性,可以更清楚地了解汉语的发展历程,也有助于理解不少古汉语方言的文献典籍,如郑方言的《周易》,楚方言的《楚辞》《离骚》,鲁方言的《尚书》《春秋》,杂方言的《诗经》等。

  先生在《自序》中启迪我们,方言的研究,其意义和功用还绝非仅此而已。先生坦言:“及至缪斯这毕生的情人闯入生活时,我才渐次发现‘方言土语’在文学作品中的特殊功用。”对媒体也再次谈到:“我热爱文学,喜欢写点小说,尤其是写诗。小说用方言来表述,可增加文章的生活气息和地方特色,增加作品的历史厚重感……”

  诚如先生所言,当今方言电影、方言笑话、方言歌曲、方言说唱、方言戏曲节目层出不穷,方言正以其独特的魅力,在日常生活中倍受人们青睐,方言在人们的精神文化层面已经打上了深深的烙印……

  然而,方言并未受到太多关注。方言应该受到我们的关注,特别是文化工作者和媒体工作者的关注。“地方方言是文化的源泉和标志性的载体,没有地方方言就没有地方的戏曲、曲艺、民歌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教授吴碧霞在今年“两会”期间呼吁,发展传统曲艺,必须加强对地方方言语系的重视和保护。方言以其无穷的魅力和无可替代的鲜明个性,还是赢得了像先生这样的文艺家的呼号和呐喊。

  近20载的文化躬耕和研究创作,近20载的踽踽独行和孤单脚印,经历过他人的非议,也深受过挚友的鼓励。正如先生在《自序》中谈到:“有时,我随大流与附和;有时,我也独行并认死理。”这种情形,使我想起了美国作家莫顿·亨特在《悬崖上的一课》一文中所写的那个小亨特一样,走一步,再走一步,终于克服重重困难。积跬步以致千里,而才有了今天的欣慰和感动。

  把非议当鞭策,需要智慧;把困难当历练,需要勇气;把奉献当己任,需要信念。我想,先生一定是具备了这三种特质,才能跋涉近20年,历尽考验而矢志不渝。

  我想,《华容话》奉献给我们的,一定不止于是文化上的精神大餐,还有作者的人格魅力对我们的鞭策和激励。

  曾子曰: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矣。古人常如斯说,先生的追远之作,恰如《周易》中所讲的那样,“观乎人文,以化成天下。”必将以文化不朽的生命力,穿越万代千秋,成为列藏的典籍,成为后世学者奉为圭臬的考据,让后人们从故纸堆中见证我们一起走过的那段时光。

0
[编辑:黄虎]
版权所有:华容新闻网
中共华容县委主办 县委宣传部归口管理 县互联网新闻宣传管理中心承办
联系电话:0730-4139000 地址:华容县广电大楼六楼 邮编:414200 Email:h4139000@163.com 湘ICP备11009459号
(C)2010.7 www.hrnews.cn , All Rights Reserved